網站介紹

參與【太極禪---靜坐養生,健康講座】,是要讀書的! 

本課程以身體健康、生命關懷為主要授課內容 

並指出社會家庭、人文素養的重要 

即如世界衛生組織所揭示:【健康是身體的、心理的、社會的完全安寧幸福狀態。】 

參考書籍 

2期 精選 18  

3期 精選 20  

歡迎借閱 

 
 
 
 
首頁 老師這麼說 人間頭陀––果善法師
 
 
 

首頁文章輪播

 
 
 
 

人間頭陀––果善法師

人間頭陀––果善法師

與果善法師結緣

侯美珍、賴文彬  採訪(97.08) images20

筆者自幼體質孱弱,頗為疾病所苦,且對宗教充滿好奇,亟望能從宗教中尋得人生的解答。就讀灣師範大學化學系三年級時,曾向楊崇銘師兄學習靜坐。楊師兄當時是佛學社團指導老師,也是體育健將,因為打網球受傷,至松山延壽精舍讓果善師父用氣功調理。在楊師兄的引介下,於民國八十二年好奇的前往精舍一探究竟。

 

筆者一向重視獨立思考,學習的又是重視證據、實驗的科學,且值年輕氣盛的年紀,第一次的拜訪,大有「踢館」的企圖。到了延壽精舍,目睹一位游泳嗆傷的病患,左右胸大小不一,在師父的調理下,不多久竟然康復,左右胸恢復一致。雖說「眼見為憑」,但筆者仍不願輕信,課餘之暇,頻頻造訪,想探知其中的奧妙。漸漸的,當師父為病患施展功法調理時,筆者有了微妙的感應,更奇妙的是,雖不曾直接受師父的調理,而在精舍功法共振的效應中,孱弱多病的身體竟不藥而癒、漸入佳境。

大三、大四,來延壽精舍成了我主要的「課外活動」。來精舍吃師父的,有時夜裡就睡師父旁邊,不費一文醫好自身的痼疾,也陸續向師父學得調理的功法。得之於師父者太多,而卻不曾付出過什麼。總覺得自己占了太多便宜,挺不好意思的,師父卻很豪爽地說:「這是佛菩薩請客,與他無關!道場是大家的,可自由學習。」讓我自在、安心地流連於這座寶山之中,接受師父言教、身教的薰陶,進而影響我從化學系的專業轉而成為一位醫師。

大學畢業後,當兵、就業、結婚、養兒育女種種的忙碌,讓我不再能時常親近師父,僅能偶爾遠距離問候、關心。而當每一次面對病患,結合中、西醫術看診,並使用傳習自師父的調理手法時,又讓我感覺到從沒有離開過他。

自八十二年和果善法師父結緣,歲月荏苒,時至今日,已屆十六年。筆者僅以這篇訪談,來紀念這段因緣,並向以佛心濟世的果善師父致敬。

 

無師自通的調理功法

果善法師,俗名黃來德,民國十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出生在(?縣?鄉)新社。父( 姓名?)母(姓名?)共育有八個小孩,四男四女,法師排行第二。八歲時在(?縣?鄉)北埔讀了四年的公學校,?年舉家遷到花蓮壽豐鄉水璉一帶開墾,遂轉讀花蓮公學校。因為學寮不能住,故借住在善光寺兩年,還兼幫忙寺院雜務,賺取一個月三元的工資。因著這樣的因緣,也種下了菩提種子。當時的住持是日本人,使果善法師對日式的家庭化佛教,有一份親切的認同。

民國二十七年十五歲左右,因為家庭經濟困難,無法同時供應多名子女讀書,當時就讀初一的師父,只好休學協助家裡的蔗糖產業。當時家裡請了不少工人幫忙種甘蔗,常有工人無故脫逃,父親令其到工寮看顧工人,避免脫逃的情形產生。暇時,法師在工寮與工人閒聊,了解何以會有脫逃的現象。工人埋怨工作常導致腰酸背痛,師父經常親切的撫摸、按摩,減輕其不適。

一段時間後,竟有其它工人生病登門來求醫,師父說:「我又不是醫師,那裡會看病?」工人回答:「某某人不舒服,不是被你醫好了嗎?是他介紹我來的。」法師遂開始用心研究,思索為什麼撫摸、按摩會產生療效?也愈來愈有心得。師父行醫助人的起步,竟源於無心插柳的偶然。

民國三十六年二十四歲,在父母主婚下,娶?(地)的?(姓名)為妻,陸續生了五男、五女。四十歲前後,陸續開過兩家電影院,因瘧疾橫行,以賠錢收場。期間仍不時為人進行免費的調理,處理每一個個案的實務經驗,都讓師父更增長一分心得。

民國六十二年師父五十歲左右,在花蓮正式開業為人調理、治病,一個人收費五百元,平均每天都有二、三十位病患就診,師父為其細心調理,常忙到深夜。有些病患,甚至凌晨三點就來排隊等著看病。除了撫摸、按摩外,師父也兼施以針灸治療。針灸的技術也全然是出於自己的摸索、無師自通。相當不可思議,只能用宿世因緣來解釋。

 

出家的因緣及開辦延壽精舍

在花蓮開業兩年後,適逢一位罹癌的病患,不便南下就診,師父心懷慈悲,北上為其治療,暫住妹妹家。沒想到至台北後,口耳相傳、聲名大噪,許多社會賢達、立委國代等,紛紛登門求診、挽留,使師父再也無法回花蓮,遂在士林百齡橋洲仔尾原「佳佳百齡球館」附近(?路)開業。民國?年,又遷至松山區三民路九鼎大廈營業,享有非常好的口碑。

果善師父曾為一位罹患小兒麻痺的蘇小姐治療,讓蘇小姐從不良於行而變得可以行走,聖嚴法師的弟子果淳法師認識蘇小姐,也對療效頗為佩服,遂拜託果善師父為一位姓康的友人治療,並進而介紹果善師父為身體欠安的聖嚴法師調理。

年紀漸長,當年所種的菩提種子慢慢發芽,因緣成熟,果善師父有了出家弘法的念頭,原本想去名僧輩出的日本高野山出家,因替聖嚴法師調理,聖嚴法師知其有出家的念頭,遂成全其心志,於民國七十七年許其於寺院帶髮修行,令其能參與及觀察僧團之作息及生活。於民國七十九年在北投農禪寺為其剔渡,收為弟子,法號果善。時師父已六十七歲。

出家後,仍不減師父行醫濟世的熱忱,在松山南京東路五段開辦延壽精舍繼續為人治療,採自由供養制,由於客戶源源不絕,常可月入百萬。當時也有不少人上門求教,願意跟果善師父學習調理的手法,師父不但傾囊教授,還用供養的收入,按月支付弟子三、四萬的安家費,使弟子能專心學習,無後顧之憂。

師父並從佛經中,整理、印製了《三十二大丈夫相》(延壽精舍印贈)。三十二相,係轉輪聖王及佛之應化身所具足之三十二種殊勝容貌與微妙形相,以《三十二大丈夫相》作為教材,期能讓世人藉由觀想「三十二相」自我修鍊,以達修心、強身之目的。

 

果善法師的志業

在民國九十四年,高齡八十三歲的果善師父,有了落葉歸根的念頭,返回花蓮壽豐鄉的水璉村定居。然而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,果善師父回花蓮的另一心願是,計畫在水璉的山坡地蓋一個學佛、養生的道場,取名「青葛山無藥寺」。

師父認為成佛必先得人身,眾生欲得無上菩提,必須離苦;離苦則須離藥。眾生若能離苦、離藥、身心健康,才能活生生的成佛。師父盼望「青葛山無藥寺」能成為實現「生活佛法化、人間淨土化」的道場,延續他佛心濟世的志業。